文章网 » 故事 » 鬼故事 » 胭脂.祸心

胭脂.祸心

你可知任是韶华似水,佳期如梦,美人亦不可负

初秋的深夜,外面的叶子已然渐渐开始变黄,悄无声息地落在树干上,而后伴随着斑驳的树影打在别墅的窗上落进地里,就如从从未出现在树枝上过一般。

偌大的别墅里。有个约么双十到头的漂亮女子在刻有暗铜色龙纹雕饰的木桶里安静地泡着木桶浴,神情优雅而惬意,随着她的目光缓缓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客厅中央巨大的紫檀圆木高桌上还摆放着一桌尚未享用的晚餐——一瓶82年的红酒拉菲和一些火候刚好烤到五分熟的牛排,加上一些精致的小菜,这些都是她特地为她的丈夫而准备,她又看了一眼后方铜色小雕花木钟,此刻俨然十一点了,可她的丈夫完全没有回来的意思。

女子缓缓起身,惊出了盆内一池的春水高涨,原本位及木桶瓶颈处的水随着她的起身瞬间流进客厅那清晰可见任何一件摆放物倒影的地板上。

拿起一边长凳上一件精美纯白的白色连衣纱裙,缓缓地包裹在身上,映出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和吹弹可破的肌肤。

“张妈,把这收拾了,先生快回来了”

随着女子声音落下。从客厅数十米以外的厨房内走出来一个约么五十多岁的阿姨。

“哎,好的,太太”

女子走到客厅中央拿起摆放在柜台上的电话机,白玉般细嫩圆滑的手指熟练地拨了一串号码,电话那端却始终是无人接听的状态,女子仿佛有极好的耐心,又多拨了好几遍,终于接通了,电话另一端缓缓响起一个极度不耐却又无可奈何的声音:“我在公司加班呢”

“我不管你在公司做什么,加班可以明天再加,总之你现在就回来”

毕竟是快十年的患难夫妻,男人在电话里稍稍犹豫了一下“好”女人知道男人在外面有人了,那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花样鲜活的年纪,无需凭借真本事就可顺利爬到总经理秘书那个位置,一颦一笑间就有无数男人为之疯狂,为之倾倒。再抬眼看看自己。虽然皮肤依旧白皙动人。但脸上的小细纹却遮盖不住那一段段属于岁月斑驳过的痕迹。身材依旧美好动人,但却怎么都比不过那个年轻骄傲的她。

顺手从旁边的木柜上拿起一根雪茄,女子靠在沙发上惬意地吸了起来,有些事点破对双方都没有好处,男人么,吃惯了山珍海味自然也是要换换野味的,等时间一长,会回到她这个结发妻子的身边。她有这个自信。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当壁钟敲击壁盒的声音从起初的繁长而冗杂到耷拉着随意动了一下,她的老公才回来。

身子随着视线直接越过她走向二楼的浴室,“以后少抽些雪茄,对身体不好”。至始至终都没有回过头看她一眼。

缓缓将最后一口雪茄送进嘴里,烟气在嘴里环绕不绝,她惬意地吸允着那属于最后一口烟丝的美好,而后缓缓从嘴里吐出,将雪茄放回原处。

从男人的衣柜里拿出一条浴巾,走进浴室。隔着透明的水晶色屏风男人挺拔的身影缓缓映在屏幕上,女人伸手拿起男人摆放在一侧衣柜上的衣物,用力的吸允了一下,闻到了那股不属于她的劣质廉价香水味,女人缓缓闭上眼睛,眼底的心痛不言而喻。虽然知道他最后一定会回来,但此刻的心痛是怎么也忍不住。

男人没有喝拉菲,也没有吃女人精心为他烤至五分熟的牛排,小菜也没有碰,而是推开卧室的大门便一脸疲倦地倒在了床上。

女人关上卧室的门从橱柜里拿出一只精致的小盒子。小盒子装着一只淡红色更倾向于紫色的香薰蜡,随着女人的手臂慢慢摇摆,香薰中若好的淡淡薰衣草香味被完美的发挥出来,女人关了灯,悄悄爬上床,低头吻上了男人的嘴唇,手更是不安分地在他的腰间游走着,伸出白嫩的手指灵活的解开了他腰间的系扣,却在下一步动作之际被男人一把抓住了手腕,“快睡吧,我很累了”

女人气极,起身拉开门走进客厅,客厅里强烈的白炽灯光已经转换为淡淡的黄色,在夜里散发出旖旎无限的风光。往日里的恩爱时光像过电一般刺激着女人的脑海。

男人娶她的时候还是一个穷小子,那时候女人才二十出头,眼角眉梢都还是那么年轻,那时候她爸爸强烈反对她把后半生托付给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她却义无反顾的拿出自己父亲公司里的股份书转让给了他,这才使男人的事业一路青云,扶摇直上。

女人靠在沙发上,觉得很累,偌大的别墅里仿佛只有她一个人般,空旷凄凉。

她静静地缱绻在沙发上睡了起来,半梦半醒间好像有一双大手,轻轻地为她披上了薄毯。他只是被年轻的身体蒙住了心,她这么觉得

第二天天微亮,沈菲醒了过来,张妈正在收拾唐元刚吃完的早餐,两碟荷包蛋,十来片面包,两包牛奶。两根火腿肠,

沈菲就着餐桌坐下,静静地吃着那顿唐元还未吃完的早餐。却被那阵噼里啪啦的敲门声给吵着了,因为是私家别墅,而唐元进门的时候只需要刷一下指纹就好,根本不需要也不用这样用蛮力敲门,是谁?

张妈打开门就去厨房忙活了,唐元一脸铁青的冲了进来,“是忘了什么文件吗”?话还没说完,紧接着一股窒息感就透过咽喉浓浓地传了过来,唐元直接掐住了沈菲的喉咙,“说,你昨天是不是去过朵儿哪里了”?朵儿就是那个情妇,身为丈夫的妻子怎么能不知道他外面的女人姓甚名谁呢。

沈菲脸因为缺氧变得急速通红,并有慢慢转化为铁青的趋势,幸好这时张妈冲了进来,拼命推着唐元的身子“先生你是疯了吗,怎么这么对太太”

唐元仿佛在一瞬间恢复了神智般,急忙松了手。因为突然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沈菲被呛得蹲在墙角捂住胸口拼命地咳嗽起来用力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直到片刻之后她的双眼才开始慢慢恢复神色......

站起身,沈菲憎恨地看了一眼唐元“我没有去过,我去那个女人那里干什么?看她如何向我炫耀是怎样抢了我的老公吗?还是你觉得我沈菲居然下作到可以靠陷害另一个女人来挽回我丈夫的心?”冷雨转过身,看向墙上那块画着玛丽莲梦露的画,多么优雅高贵的女人,怎么能做出那般肮脏龌龊的事,

“我没有,你如果怀疑我,就拿出证据来啊,拿不出证据,一切就都只是你的臆测而已”

唐元愤怒地看着沈菲,丢出几张照片。扔在地上,沈菲弯腰捡起那些照片,看到照片上是一个如花年华的女子,赤裸着身体躺在浴缸里,胸口位置插着一把钢刀,不偏不倚正中心脏!女子的眼睛早已被办案民警合拢,身体内的血却染红了整座浴缸,让人看起来就觉得不寒而栗

“好,唐元愣愣地看了沈菲片刻,不屑地嘲笑起来,平时沈菲在家都是一副温柔小女人的形象,他竟不知她也可以这般犀利”

“证据我一定会找到的,你这个杀人凶手。我一定让你为朵儿陪葬!”说完唐元便甩手气冲冲地离开了别墅,只留沈菲一个人坐在地板上小声的啜泣着,没想到十年夫妻,她在他心里居然毫无位置,他连一点点信任都不肯给自己,手指慢慢划过冰凉的地板,她想起了新婚之夜,他将自己深深的拥在怀里,并信誓旦旦的对她说,此生绝不背叛她,现在他不只背叛了她,还怀疑她。

沈菲的心一点一点冷了下来

抢走我最心爱的东西,我定给你办一场风风光光的葬礼

朵儿的葬礼般的非常隆重,不仅隆重而且奢华,都是她的丈夫一手操办,似乎处处都在彰显着他的丈夫对那个女人的心爱之意,棺材是黄金砌成,棺材内侧铺满了大片大片火红而娇艳的玫瑰花,就连大厅里都铺上了厚厚的地毯,排位上还写着。唐元此生挚爱妻子之位,每个来吊唁的宾客都在劝痛哭的唐元要节哀,逝者已逝,生者要好好保重身体,一个大男人就那么丝毫不顾形象的在葬礼上哭,朵儿看到这一切,凄凉地笑了,十年夫妻,终抵不过一夜浮夸,即使他回头,他们之间,也再不会像从前那般了。

趁着唐元出去打电话,沈菲信手捻起一片正处在全盛时期的玫瑰花,放在嘴边细细地顺着玫瑰花的脉络闻了起来,脸上闪现出迷醉的神情“我祝你与这片玫瑰花永远为伴,天长地久,直至你腐败破烂,围在你周遭的还是这些娇艳无比的玫瑰花。”

慢慢抬起身子,沈菲却强烈地感受到了一股被注视的目光,强烈却看不到出处,环顾大厅,在场的宾客说说笑笑,有些还在打电话,根本看不到刚才那一瞬间的目光究竟从何而来,那会是,凶手吗?那人杀了朵儿是为了嫁祸给自己吗?可自己平素甚少跟人结怨,如果不是凶手,又怎么会在别人的葬礼上盯着自己看?

很快生活又恢复了平静,两个月过去了,偌大豪华的别墅,华丽无比,应有尽有,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辉煌,可它的男主人,却再也没回来过,以前他虽然回来的晚,可在那层窗户纸没有捅破之前,他虽冷漠却并不疏离,现在便是彻底不回家了,就好像他们之间,只剩那纸离婚协议了。

沈菲生病了,体重没完没了地往下跳,没日没夜地发高烧,张妈给她拿来退烧药,她也只是含含糊糊就放在茶几上了,家里都这样了,哪还有心情吃药?她却始终忘不了葬礼上那一瞬而逝的眼神,那人似乎将她所有的恶毒与不堪尽收眼底,却不知他究竟是不是凶手。

沈菲很害怕,她想告诉唐元,她是无辜的,自从那次在朵儿的葬礼后,她就似乎被人缠上了一般,凶手一定就生活在她们的周围,才会对她们了如指掌。可她连打了唐元的号码很多次,都是关机。打去他的办公室,接听的人永远都是那么一句话“您好,总经理正在开会,稍后会回给您”

看来如果就一直这样下去,唐元是不会回来了。

沈菲起床洗了个热水澡,换了一身素黄色连衣裙,适当地画了点淡妆,涂了点口红,打车到唐元公司,口红毕竟是一个女人征服一个男人最快的利器!

好在公司里有些员工自己曾在公司聚会上见过,说不上熟络但也会告诉保安部,让他们派人带夫人上楼。

走到办公室门口,还没推开门,就听到一个娇美的女生“讨厌,总经理,人家不要嘛,你好坏”带自己来的人见状尴尬地看了沈菲一眼,后退一步,慢慢走了。

沈菲顿时感觉浑身像被棉花塞住了一样难受,“光天化日,与技女何异?”

沈菲愤怒的推开办公室的大门,便看到唐元正襟危坐在老板椅上,一个女子呈被靠式挂在唐元身上跟他接吻,见到有人进来了,慌忙跳了下来,“混账,你不知道这是总经理办公室,不敲门不能随便进来的吗”女子有些恼羞成怒慌张地大叫起来。

“难道没人告诉过你,我是总经理夫人吗”?一句话不怒自威,那个女人悻悻的跺着脚走了。

唐元没有想到她会来“谁让你把小杜赶走的,她走了。你来服侍我?”唐元嗤笑的看了沈菲一眼。

“就只看见他这一眼,沈菲突然就不想告诉他,自己生了好长时间的病,有人还在暗中窥视自己,因为他的眼里已经再也没有她的死活,即使自己告诉他他又能怎么样呢,无非是自己自取其辱罢了”

“没事就滚回家吧,哦对了,刚才那是小杜,我的新任秘书,是小朵的好朋友,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你懂吗”?

一句话说得非常明显,“你已经害了朵儿,如果再敢对小杜不利,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难看”仿佛已经认定了她就是凶手一般。

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天上零零星星地挂着几颗星星,没有见到月亮。寒夜的星空很亮,却很冷,她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连衣纱裙,双手抱着自己,一直走到晚上九点多才到家,浑身被郊区树丛里的露水湿透了。腿上也被一种不知名的植物拉出了点点红斑。

推开门,偌大的圆木高桌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食物,发出缭绕的香气,只是她没有丝毫的食欲,浑身都很难受,好像有什么东西聚集在喉咙处,她终于忍不住跑到洗手间大吐特吐起来。

“太太,你怎么了?我给你找个医生看看吧?”

“不用了,你把桌上的菜都撤下来吧,我什么都不想吃”张妈疼惜地看了沈菲一眼,接着就走了出去。

扶着楼梯一步步上了楼,推开房间,换下湿透的衣服,躺在床上不着片刻沈菲就睡了过去,也许是因为心情不好的原因,这一夜她睡得格外的沉,

“太太,太太”

第二天天还没亮,沈菲就被张妈给吵醒了,“什么事”?因为睡眠不足沈菲脸上略带怒意。

“太太,警察来了,就在楼下”

警察...沈菲猛地掀开被子从床上站起来,却因为起身用力过猛突然有些眩晕,还好张妈适时地扶住了她,才免得她跟大地“亲密接触”

她走到楼下,发现有好几个警察坐在客厅,脸上的表情都十分凝重,沈菲走到他们面前开口问“怎么了”?

其中有个年岁稍长点的警察开口“今早我们接到有人报案,唐太太,你先生昨夜被人用刀杀死在秘书家里”,警察脸上略带悲悯,丈夫死了,家里的顶梁柱没了,她一个女人还要替丈夫承受与秘书通奸的冷言冷语跟嘲笑。

这是我们在事故现场拍到的照片,说完拿出一叠照片,照片中她丈夫和新任秘书小杜躺在那个豪华的大床上,周身不着寸缕,两个浑身吃落的男女幸好有被子盖住了其大部分肌肤,却不难看出两人都是赤裸的,死前做过什么显而易见。

沈菲痛苦的拗哭起来,在空旷的别墅内显得格外凄凉,直到哭够了才对警察说“我觉得一定是那个人杀死了我的老公”

“那个人?是谁?”警察问

沈菲说起了自己曾在朵儿葬礼上见过的那双眼睛,晦暗不明。在场的警察都一脸凝重,这显然是一场连环凶杀案,他们给她做了笔录,然后离开了。临走之前他们说沈菲以后有什么事要第一时间跟警察局联系,沈菲点头,送他们离开了别墅。

好女人本就该被捧在手心

今天夜里沈菲的心很痛,长夜漫漫,她却无心睡眠,想起自己丈夫,想起了那两个女人,十年夫妻,他到底是撇清了他们之间所有的退路。就好像那时他决然离去的身影一般,眼里丝毫没有她,也没有在意过她的感受。起身和水吞服了两片安眠药,沈菲和衣静趟在床上,她有很严重的睡眠衰弱,平时只有依靠强力的安眠药才能入睡。

之后警察局也没有打来电话,应该是没有抓到凶手,其实她自己心里也知道,自己的说辞太过匪夷所思了,别说破案了,正常人听来都是荒谬的。

沈菲把唐元的遗体送去殡仪馆火化了,选了个风和日丽的好时候来到海边,顺着风把他的骨灰洒向大海,还记得夫妻恩爱时他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就把我的骨灰带到大海,洒向大海的每一片角落里,我不希望你看着我的骨灰,还想着我这个已经不在人世间的人,给你自己徒增悲伤”

如今他已经不在了,她按照他的心愿把他的骨灰洒进大海,随风远洋。

唐元死后沈菲的精神也垮了,她开始没日没夜地嗜睡,三天吃一顿饭,客厅里半点光也不能见,有一次张妈稍微拉了拉帘子,就招来她一顿大骂,她像个受伤的动物般,缱绻在客厅最黑暗的角落,默默地留着泪,什么东西也吃不进去。即使吃一点进去,吐出来的就更多。张妈见状也只有摇头流泪“夫人,你可不能再这样折腾自己的身子了啊”

恍惚中好像有一双温暖的手,滑过她眼角的泪痕,替她逝去眼角尚未干的泪迹,“好女人,本就该被捧在手心,你不该这样的”心疼的声音从黑暗中响起。沈菲猛地睁开眼睛,看见黑暗中的长椅上,有个人端坐在那里。

我愿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你...你是谁?沈菲大惊失色,眼在适应了周遭的环境以后一道模糊的轮廓出现在沈菲面前。是他?楚悦?

那是很多年前一场青涩的感情,她一个人坐在校园的长椅上,静静的感受着来自风吹来头顶樱花的淡香味,那时年少轻狂,很多人都喜欢她,她知道,可她心高气傲看不上任何人,其中有个叫楚悦的人最为殷勤,每天早晨她的课桌里都能收到来自他各种各样的礼物,艳羡了班里很多女生。虽然时隔多年她都能记得他当年待她的好,可那时她心里一心只有学业,等到学成以后她就嫁给了唐元,已经很多人没有这个人的消息了,却没想到他竟深夜遣进自己房间,沈菲惊出了一身冷汗。

“难道?你就是那个凶手,我的丈夫还有那两个女人,那两个跟他有私情的女人,都是你杀的”?

是,是我。楚悦一张脸上写满了愤怒,“还记得十七岁时的你那么美好,我追求了你整整三年,你都不为所动,我以为你对感情并不上心,谁知你刚一毕业就嫁给了唐元,那个人渣他有什么好?快十年夫妻他还不是把你说撇就撇在家里了,而他自己在公司里左拥右抱如花美眷,好不快活”!

这些年我一直在你身边,你笑的时候我陪你一起笑,你哭的时候我恨不得去杀了唐元那个人渣,可我却无能为力,我愿意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你,当我得知唐元那个人渣背着你在外面有了女人,我的一颗心就痛的不知所措,他那么伤害你,我当然留不得他,我趁着天黑遣进小区,弄坏了那里的摄像头,随后用攀绳攀到他们楼层,从地下管道爬进了他们房间,那对狗男女正你侬我侬,丝毫不知天地方为何物,很轻易我就一刀捅死了唐元。剩下那个女人自然好说!

“你...你疯了,沈菲惊恐地说道,你怎么能在连续杀了三个人以后还能说出这么大义凛然的话来,你简直不是人,是魔鬼。”

楚悦痴狂地看着沈菲,尽管时隔多年。她的眉角再也没有了青春时的痕迹,却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好,“好女人就该被宝贝,被珍惜,伤害你的人都该死”。

“我们走吧?离开这里,从今天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流一滴眼泪”说完便起身要抓住沈菲的手,沈菲拼命挣脱却无奈怎么也挣脱不掉,情急之下她从茶几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深深地向着楚悦的心口扎了下去。

后来忘了自己是怎么报的警,只记得警察来把她带到警察局,做了很长时间的笔录,据说是因为自卫杀人,所以不用坐牢也不用偿命,警察的眼里带着深深的悲悯。

深夜,陌生的房间里,沈菲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你杀了我丈夫杀了楚悦,你还他们命来!”沈菲歇斯底里地大叫着

“快,六号床病人又发病了。镇定剂,医生,快”

原来楚悦当年毕业后就出了国,进修精神科,最近是被阔少唐元请回过治疗他太太的精神病,无意中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当年深爱的那个人现在已经嫁给了唐元,她幻想自己老公出了轨,并深夜遣进女秘书家杀死了女秘书,原来这一切不过是她幻想出来的场景,她连杀三条人命,可楚悦对她的好,却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