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神话翁粮

神话翁粮

美文摘抄网无双至尊围观:更新时间:2017-08-08 10:20:00
神话翁粮

翁糧,苗語寫作“aob lof”,意譯爲出水的地方。我對于翁糧村實在是太陌生了,隻聽其名,而不知其地。前時,我去把琴,同行的人說從把琴村翻過一道山梁也就是翁糧村了。在我的建議之下,那一次算是路過,但印象不深。

因“精準扶貧”,吳壽旭先生去了那裏,扶貧扶持得怎麽樣,我不知道,相信他是努力的了。昨日,他打來電話,說是那裏舉辦一個節日,名他叫不出來,聽說又是掏井又是祈雨,這可爲難了我。好吧!也去走一走,算是給“非遺”工作做點貢獻。

去翁糧的路線很多,隻要離開縣城,向南行走,就有三條道路直達。都是新路,水泥硬化了的。車過翁西,路折東行了。一路都是茂盛的森林和綠色的田園。幾個峰回路轉,翁糧到了。我們沒看到平常所見到的節日氣頒,除了幾條狂吠的狗以外,沒有見到什麽人。

這是一個苗漢雜居的地方,幾個寨子連接着,有古樹、古井、古橋……村子裏的古樹很多,有一棵又高又大的古楓樹,傳說有六百多年的曆史。明季初年,有肖、王、羅姓自湖廣遷來,那棵古樹就已經存在,其胸圍就達三米之闊。當地人視其爲神樹,并在其樹腳本下立有通天土地神廟,供人們祭拜。

翁糧有很多梨樹,都是些林梨樹。不論是田邊土角或是村頭村尾,都種植有梨樹。很多都長有了寄生樹。寄生樹吸取寄主的養分,其根,紮進其他梨樹的樹皮裏,侵入寄主的樹木組織内,吸取寄主的養料和水分來供應自己生長的大部分需要。由于長期過得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可恥寄生生活,它們變得越來越懶惰。就連自己原本用來制造養成分的葉子,也逐漸退化,變得很小或缺乏葉綠素了——都是淡黃色的。有這種寄生植物,梨樹也長得不是那麽健壯。不過,好在這方土地肥沃,梨子還是很結果的。這裏的品種比較多,鴨梨青皮,帶有麻點,甜度适中,嚼起來,輕脆可口。黃皮的果子不大,果仁較大,但甜度好。還有一些不知名的,果大适中,是梨中的佳品。有人用它來煮糖吃。據說治肚痛最好。龍金榮是這個村的支部書記,他介紹說:現在街上賣的梨子全是雜交的,雖說甜度好,但沒有嚼勁,好多人現在又愛吃這山西村裏的梨子來。這是好事,他想重新培植起來,滿足市場的需要。

除了梨樹外,棗樹也不少。灰棗、駿棗、梨棗、龍棗、葫蘆棗……我居然不知道這棗還有這麽多名稱。這裏人有個習俗,小孩滿月送棗,走親訪友送棗,小孩讀書送棗……其願望不言而知。棗,在這裏不再是一種果子,而是賦予着一種“文化”的果品了。

翁糧是個果品之鄉,李樹是比肩梨、棗之外的果子。比如其翠紅李就達千畝以上,産量達幾十萬斤,這些李子是靠着村子那台電腦賣到外地去的。

别看這翁糧僅是一個小村莊,可這裏也有“翁糧八景”,什麽“黃狗戀窩”、“犀牛打架”、“地神祈雨”、“仙人下棋”,又是什麽“雷打巷子”、“老井望月”、“藤條滴血”、“仙人腳板”等等,這就希奇了。我查過,老縣字書上沒有,而當地的百姓則大贊有加。不過,這些所謂“八景”也讓當地百姓說得津津有味,玄乎得很。

高山坡是一匹大山,橫梗在村子的南面。讓清水江的氣流進不到這山巒下的村子裏來,于是這東西向的山峰,确讓舞陽河的氣流由東而入,造成了這裏獨特的小氣候。成就了果林的生長和發育。就在這海撥1400米的南山脊,生長着厚厚的草甸。那裏是牛羊野牧的地方。高山坡之颠上有一處裸露的石堆,占地達一百多平方米。這是一處方塊形石堆,中間一塊長約五六米,四周則按方正排列着八塊等量的石塊,猶如人工有意擺設的一樣,石塊都是土紅色的,真是精美奇石、天工地造——這就是“仙人下棋”。

高山坡下有洞,名曰“犀牛洞”,當地人稱“犀牛打架”。筆者攀爬而上,這其實是個實在太普通了。我們發現一股很小泉流由裏溢出,即使是在這夏日裏,也感冰冷刺骨。洞很小,隻能一人拱形而進。這不是奇特處,它的特點是,這洞每年出一次大水,時間多是夏至日,也就是外面特别幹旱的時候。一旦湧出,就如黃桶般大小,如雷轟頂,刹那間洞外的幾丘田便灌滿了,還奔流直下幾百米外的小河裏去。當地人以爲奇,都說是天太幹,裏的犀牛打架了。這種奇怪現象有人一輩子也才見到幾回,有的人到現在也沒有見過。

在施秉江凱河邊的“喊泉”,科學的解釋是:人們在泉口吼叫或發出其他聲響時,聲波傳入泉洞内的儲水池,進而産生“共鳴”、“回聲”和“聲壓”等物理聲學作用。泉洞中的水生動物受到驚動,激起水波,使處于即将溢出的狀态的儲水池水面受到壓力,誘發引起虹吸作用,形成湧泉。如果用這種解釋去解釋翁糧的犀牛洞可能行不通。那麽我們暫且隻能用“犀牛打架”來解釋。

翁糧有三口井,分别叫做老井、懷花井,柏樹井。老井自然是最古老的井,懷花井是因其出水如花朵得名,柏樹井則因有古柏樹而得名。就在叫作柏樹井的上方,長着兩棵藤蔓,一棵爲葡萄藤,一棵爲當地人叫“羊奶藤”。葡萄藤小一些,而羊奶藤則很大。其徑有五六寸之粗。下部扭曲着。當地百姓說,這兩棵藤是美女成精的。傳說,古時候,翁糧住着一戶人家,他們靠耕地爲生。這戶人家生了一對如共似玉的姑娘,财主得知,非要來奪娶。搶親那日,天昏迷地暗,雷公活閃的,下了一場大雨,第二天那家的房屋不見了,其姐妹也不知去向。後來人們才柏樹井下看到了兩棵藤蘿。兩棵藤蘿發夢給人們說,她們姐妹就是那兩棵藤條。财主不心幹,聽說就是姐妹倆,财主起了壞心,用刀砍斷了藤條。誰知,那兩棵藤條居然流着一大灘的血迹。過不了幾天,我們發現那兩棵藤條又複活了,斷面處又重新合隴。财主也因爲恐懼,憂懼而死。這就是“藤條滴血”,姊妹成精的故事。

關于翁糧的故事很多,我們隻能擇選幾例,也算是對“翁糧八景”的基本解讀,餘下的故事之後再說了。

2017/8/2紫夏(吳安明)于偏橋古鎮

翁粮,苗语写作“aob lof”,意译为出水的地方。我对于翁粮村实在是太陌生了,只听其名,而不知其地。前时,我去把琴,同行的人说从把琴村翻过一道山梁也就是翁粮村了。在我的建议之下,那一次算是路过,但印象不深。

因“精准扶贫”,吴寿旭先生去了那里,扶贫扶持得怎么样,我不知道,相信他是努力的了。昨日,他打来电话,说是那里举办一个节日,名他叫不出来,听说又是掏井又是祈雨,这可为难了我。好吧!也去走一走,算是给“非遗”工作做点贡献。

去翁粮的路线很多,只要离开县城,向南行走,就有三条道路直达。都是新路,水泥硬化了的。车过翁西,路折东行了。一路都是茂盛的森林和绿色的田园。几个峰回路转,翁粮到了。我们没看到平常所见到的节日气颁,除了几条狂吠的狗以外,没有见到什么人。

这是一个苗汉杂居的地方,几个寨子连接着,有古树、古井、古桥……村子里的古树很多,有一棵又高又大的古枫树,传说有六百多年的历史。明季初年,有肖、王、罗姓自湖广迁来,那棵古树就已经存在,其胸围就达三米之阔。当地人视其为神树,并在其树脚本下立有通天土地神庙,供人们祭拜。

翁粮有很多梨树,都是些林梨树。不论是田边土角或是村头村尾,都种植有梨树。很多都长有了寄生树。寄生树吸取寄主的养分,其根,扎进其他梨树的树皮里,侵入寄主的树木组织内,吸取寄主的养料和水分来供应自己生长的大部分需要。由于长期过得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可耻寄生生活,它们变得越来越懒惰。就连自己原本用来制造养成分的叶子,也逐渐退化,变得很小或缺乏叶绿素了——都是淡黄色的。有这种寄生植物,梨树也长得不是那么健壮。不过,好在这方土地肥沃,梨子还是很结果的。这里的品种比较多,鸭梨青皮,带有麻点,甜度适中,嚼起来,轻脆可口。黄皮的果子不大,果仁较大,但甜度好。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果大适中,是梨中的佳品。有人用它来煮糖吃。据说治肚痛最好。龙金荣是这个村的支部书记,他介绍说:现在街上卖的梨子全是杂交的,虽说甜度好,但没有嚼劲,好多人现在又爱吃这山西村里的梨子来。这是好事,他想重新培植起来,满足市场的需要。

除了梨树外,枣树也不少。灰枣、骏枣、梨枣、龙枣、葫芦枣……我居然不知道这枣还有这么多名称。这里人有个习俗,小孩满月送枣,走亲访友送枣,小孩读书送枣……其愿望不言而知。枣,在这里不再是一种果子,而是赋予着一种“文化”的果品了。

翁粮是个果品之乡,李树是比肩梨、枣之外的果子。比如其翠红李就达千亩以上,产量达几十万斤,这些李子是靠着村子那台电脑卖到外地去的。

别看这翁粮仅是一个小村庄,可这里也有“翁粮八景”,什么“黄狗恋窝”、“犀牛打架”、“地神祈雨”、“仙人下棋”,又是什么“雷打巷子”、“老井望月”、“藤条滴血”、“仙人脚板”等等,这就希奇了。我查过,老县字书上没有,而当地的百姓则大赞有加。不过,这些所谓“八景”也让当地百姓说得津津有味,玄乎得很。

高山坡是一匹大山,横梗在村子的南面。让清水江的气流进不到这山峦下的村子里来,于是这东西向的山峰,确让舞阳河的气流由东而入,造成了这里独特的小气候。成就了果林的生长和发育。就在这海拨1400米的南山脊,生长着厚厚的草甸。那里是牛羊野牧的地方。高山坡之颠上有一处裸露的石堆,占地达一百多平方米。这是一处方块形石堆,中间一块长约五六米,四周则按方正排列着八块等量的石块,犹如人工有意摆设的一样,石块都是土红色的,真是精美奇石、天工地造——这就是“仙人下棋”。

高山坡下有洞,名曰“犀牛洞”,当地人称“犀牛打架”。笔者攀爬而上,这其实是个实在太普通了。我们发现一股很小泉流由里溢出,即使是在这夏日里,也感冰冷刺骨。洞很小,只能一人拱形而进。这不是奇特处,它的特点是,这洞每年出一次大水,时间多是夏至日,也就是外面特别干旱的时候。一旦涌出,就如黄桶般大小,如雷轰顶,刹那间洞外的几丘田便灌满了,还奔流直下几百米外的小河里去。当地人以为奇,都说是天太干,里的犀牛打架了。这种奇怪现象有人一辈子也才见到几回,有的人到现在也没有见过。

在施秉江凯河边的“喊泉”,科学的解释是:人们在泉口吼叫或发出其他声响时,声波传入泉洞内的储水池,进而产生“共鸣”、“回声”和“声压”等物理声学作用。泉洞中的水生动物受到惊动,激起水波,使处于即将溢出的状态的储水池水面受到压力,诱发引起虹吸作用,形成涌泉。如果用这种解释去解释翁粮的犀牛洞可能行不通。那么我们暂且只能用“犀牛打架”来解释。

翁粮有三口井,分别叫做老井、怀花井,柏树井。老井自然是最古老的井,怀花井是因其出水如花朵得名,柏树井则因有古柏树而得名。就在叫作柏树井的上方,长着两棵藤蔓,一棵为葡萄藤,一棵为当地人叫“羊奶藤”。葡萄藤小一些,而羊奶藤则很大。其径有五六寸之粗。下部扭曲着。当地百姓说,这两棵藤是美女成精的。传说,古时候,翁粮住着一户人家,他们靠耕地为生。这户人家生了一对如共似玉的姑娘,财主得知,非要来夺娶。抢亲那日,天昏迷地暗,雷公活闪的,下了一场大雨,第二天那家的房屋不见了,其姐妹也不知去向。后来人们才柏树井下看到了两棵藤萝。两棵藤萝发梦给人们说,她们姐妹就是那两棵藤条。财主不心干,听说就是姐妹俩,财主起了坏心,用刀砍断了藤条。谁知,那两棵藤条居然流着一大滩的血迹。过不了几天,我们发现那两棵藤条又复活了,断面处又重新合陇。财主也因为恐惧,忧惧而死。这就是“藤条滴血”,姊妹成精的故事。

关于翁粮的故事很多,我们只能择选几例,也算是对“翁粮八景”的基本解读,余下的故事之后再说了。

2017/8/2紫夏(吴安明)于偏桥古镇

标签:神话翁粮打架解释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