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网 » 美文 » 经典美文 » 等月亮

等月亮

等月亮

作者:傅玉善

秋天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中秋,中秋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轮中秋月,当人们在电视里守月亮的时候你在哪儿?也在守着电视里那场中秋晚会吗?我可是在大冶老家傅家沟,把脚步停在故乡疲惫的夜色里,坐在老屋门槛石墩上,打开所有的想象,等待那厮守大山的皓月……

季节离春天已经很远了,走着走着就迷路了,再也回不去了。我离起点已经走了很远很远,走着走着怎么就没有走出故乡的起点?是不是每个人都像故乡的月儿,总是围着故乡没日没夜地兜圈子,直到完完全全交出了自己才放心呢?至少我是这样的……

故乡的月亮,没有电视台中秋月儿那些夸张的特写,电视里的月儿是一只势利的眼睛,那虚张的矫情煮沸了依然不为我心动。故乡的月儿总是那样安静,端庄得如大姑娘一样娴淑,在花花绿绿的霓虹里不动声色,故乡的月亮圣洁得从没有被玷污过,总是以一种心境读着更迭的世事。

斑驳的记忆褪色得不成样子了,但是童年那一场场等月亮的记忆线条依然明晰。风高气清的夜晚,我们这些顽劣的孩子疯疯癫癫的玩够了“捉迷藏”,玩够了“节节高高”的游戏,剩下的就是等那悄悄爬上来的月亮了。月亮总是从东山顶上的垮子坜(地名)升起的,平静安详地走进朴实的山村,走进农舍那爬满格子的窗棂,走进孩子明澈的眼睛敞亮的心田里,直到故乡幸福地淹没在月色里……天上彩云在追,月亮在跑,地下虫儿在飞,流萤在走。那些生动的画面被孩子一一带进梦里,那漫天是数不清的月亮,那满地是虫儿流萤的影子,那耳旁回响着熟悉的童谣:月亮光光,骑马闯荡,东一闯,西一闯,兰兰花儿香;月亮光光,骑马探访,南一望,北一望,妹妹在西窗;月亮光光,骑马烧香,上一拜,下一拜,明年好白菜……

落叶知秋,这是自然的经验。叶儿没落的时刻,等月亮的人们已经开始忙着打理秋天了。最早赶月亮的,是月饼商人,电视台、大街小巷都是他们的推销广告。接着是中央电视台,为了等那中秋月忙忙碌碌,那一台晚会,也做了近一个月的广告,这一切都是为了给月亮拉把人气吧。前年晚会主题为《海上生明月》,去年主题为《山上生明月》,今年主题会不会是《城里的月亮》呢?无论如何,相信你依然在故乡里,手捧月饼,等那圆圆的中秋月儿。否则你的美丽只是空空一场……

钱塘观潮者如织,他们只知道在等那壮观的潮来潮往,不知道等的却是月亮。那壮观的潮汐,都是月亮惹的祸,老盐仓大坝懂得月亮澎湃的感情吗?美女坝的回潮能领悟月亮的魅力吗?这是月亮在白天里穿行,白天里行走的月亮是不是很累,会不会迷失自己呀,它释放着无牵无挂的感情,钱塘大潮是上帝流放到海里的那只迷失的月亮吗?

今晚,李白的故乡——江油邀请海内外华人共度明月,不知此时聚集江油者何人,江油的月亮会不会和我故乡的月亮一样安详干净。而今晚借得洞庭赊月色的是否有人?端着那一杯惆怅的你,是否会把它伸到白云的身边呢?遥遥的我仿佛听到《守月亮》的轻唱:“潮涨潮落江河流水长又长,缘尽缘散痴情一片有点忧伤,那颗想你念你的心天天都一样,风风雨雨依然真真切切守望……哪怕前世今生注定走不进天堂,痴痴迷迷不信等不来那月亮……”

今夜,我站在故土上,耐心等中秋的月亮,那曾经被抛进小桥溪水里的月亮。温润的风穿过我绿色的童年,粉红的青春,涂鸦的现在,使我的眼有了潮湿的感动……老萧的手机传来城市的消息:大冶城7点就升起了中秋月了,老傅,你家乡的月亮“生气”了吗?老萧老是把“升起”念成“生气”,那语气嗲嗲的可爱得近乎孩童。我答曰:没生气,还没生气的影子呢。故乡的月亮,你怎么迟迟不爬上来呀?难道是被老萧歪打正着的话言中了?试着给月亮拨了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回拨是:你拨的电话是空号。我没有失望,不怕等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怕等也是唯一的办法……

月亮是故乡的心,中秋月就是秋天的心。朋友呀,你此刻是在失眠的城市还是在苏醒的村庄?你是否也在和我一样不信等不来那高高的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