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生而为人,我很抱歉(1)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1)

美文摘抄网宋时山河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3 12:05:00

生而爲人,我很抱歉(1)

我不知道該怎樣表白我自己,我素來有些憂郁而暗澀。縱然在人前也曾顯露出歡娛,孤獨時卻如許多精神不甘于凝固的人,自己不斷苦惱着自己。這是曹禺在他的成名劇作《雷雨》序中所寫下的話,但若是稱其爲太宰治的内心獨白,卻也甚爲妥帖。

縱觀《人間失格》全書,但凡神經稍稍細緻些的人,無不爲其滞澀的憂郁和空洞的孤獨感所折服。這樣黑暗的文字不會出自于一般的大師之手,隻因這情緒太爲特殊和濃烈。五次尋死失敗,對人世絕望到無以複加,卻依舊不得不似隻爲履行責任一般活下去。他的靈魂隻是屍位素餐,白白消耗着一具軀殼罷了。

如此苛烈的感情若是不加節制,毫無保留地傾瀉在文字裏,并不能給讀者以觸動。閱讀者反嫌其左塗右抹,藻飾過度,太過矯情做作,犯了當年聞一多批評新詩所謂“sentimental”(濫情)的弊病。剛而易折,過猶不及。倘若等待情緒平複時下筆,太過冷緻的筆觸又是斷然不可能扣動讀者心弦的。

唯有太宰治方才有駕馭這樣文字的獨特功力,痛苦酷烈的情感深深熔鑄于文字内部,已然砥砺出無可挑剔的血肉架構,同時也升華成爲精粹的靈魂所在。含而不露,引而不發,情與文結合得絲絲入扣。精血站郏@是他一生的自白書。

膽小鬼連幸福都會害怕,碰到棉花都會受傷。

我不知道該怎樣表白我自己,我素來有些憂郁而暗澀。縱然在人前也曾顯露出歡娛,孤獨時卻如許多精神不甘于凝固的人,自己不斷苦惱着自己。這是曹禺在他的成名劇作《雷雨》序中所寫下的話,但若是稱其爲太宰治的内心獨白,卻也甚爲妥帖。

縱觀《人間失格》全書,但凡神經稍稍細緻些的人,無不爲其滞澀的憂郁和空洞的孤獨感所折服。這樣黑暗的文字不會出自于一般的大師之手,隻因這情緒太爲特殊和濃烈。五次尋死失敗,對人世絕望到無以複加,卻依舊不得不似隻爲履行責任一般活下去。他的靈魂隻是屍位素餐,白白消耗着一具軀殼罷了。

如此苛烈的感情若是不加節制,毫無保留地傾瀉在文字裏,并不能給讀者以觸動。閱讀者反嫌其左塗右抹,藻飾過度,太過矯情做作,犯了當年聞一多批評新詩所謂“sentimental”(濫情)的弊病。剛而易折,過猶不及。倘若等待情緒平複時下筆,太過冷緻的筆觸又是斷然不可能扣動讀者心弦的。

唯有太宰治方才有駕馭這樣文字的獨特功力,痛苦酷烈的情感深深熔鑄于文字内部,已然砥砺出無可挑剔的血肉架構,同時也升華成爲精粹的靈魂所在。含而不露,引而不發,情與文結合得絲絲入扣。精血站郏@是他一生的自白書。

膽小鬼連幸福都會害怕,碰到棉花都會受傷。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1)

我不知道该怎样表白我自己,我素来有些忧郁而暗涩。纵然在人前也曾显露出欢娱,孤独时却如许多精神不甘于凝固的人,自己不断苦恼着自己。这是曹禺在他的成名剧作《雷雨》序中所写下的话,但若是称其为太宰治的内心独白,却也甚为妥帖。

纵观《人间失格》全书,但凡神经稍稍细致些的人,无不为其滞涩的忧郁和空洞的孤独感所折服。这样黑暗的文字不会出自于一般的大师之手,只因这情绪太为特殊和浓烈。五次寻死失败,对人世绝望到无以复加,却依旧不得不似只为履行责任一般活下去。他的灵魂只是尸位素餐,白白消耗着一具躯壳罢了。

如此苛烈的感情若是不加节制,毫无保留地倾泻在文字里,并不能给读者以触动。阅读者反嫌其左涂右抹,藻饰过度,太过矫情做作,犯了当年闻一多批评新诗所谓“sentimental”(滥情)的弊病。刚而易折,过犹不及。倘若等待情绪平复时下笔,太过冷致的笔触又是断然不可能扣动读者心弦的。

唯有太宰治方才有驾驭这样文字的独特功力,痛苦酷烈的情感深深熔铸于文字内部,已然砥砺出无可挑剔的血肉架构,同时也升华成为精粹的灵魂所在。含而不露,引而不发,情与文结合得丝丝入扣。精血诚聚,这是他一生的自白书。

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

我不知道该怎样表白我自己,我素来有些忧郁而暗涩。纵然在人前也曾显露出欢娱,孤独时却如许多精神不甘于凝固的人,自己不断苦恼着自己。这是曹禺在他的成名剧作《雷雨》序中所写下的话,但若是称其为太宰治的内心独白,却也甚为妥帖。

纵观《人间失格》全书,但凡神经稍稍细致些的人,无不为其滞涩的忧郁和空洞的孤独感所折服。这样黑暗的文字不会出自于一般的大师之手,只因这情绪太为特殊和浓烈。五次寻死失败,对人世绝望到无以复加,却依旧不得不似只为履行责任一般活下去。他的灵魂只是尸位素餐,白白消耗着一具躯壳罢了。

如此苛烈的感情若是不加节制,毫无保留地倾泻在文字里,并不能给读者以触动。阅读者反嫌其左涂右抹,藻饰过度,太过矫情做作,犯了当年闻一多批评新诗所谓“sentimental”(滥情)的弊病。刚而易折,过犹不及。倘若等待情绪平复时下笔,太过冷致的笔触又是断然不可能扣动读者心弦的。

唯有太宰治方才有驾驭这样文字的独特功力,痛苦酷烈的情感深深熔铸于文字内部,已然砥砺出无可挑剔的血肉架构,同时也升华成为精粹的灵魂所在。含而不露,引而不发,情与文结合得丝丝入扣。精血诚聚,这是他一生的自白书。

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

标签:文字孤独忧郁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