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网 » 美文 » 经典美文 » 《泾阳特》

《泾阳特》

初到泾阳工作,公司孙会计是当地人,一日聚餐,他兴高采烈地给我介绍,泾阳当地所产的“泾阳特”曲酒的历史和不同凡响的口感。热情地给我端上杯“泾阳特”曲酒,兴奋地用地道的泾阳话唱道:“喝了泾阳特,谁也认不得”。

“泾阳特”曲酒是从五十度到七十度纯粮食酿造的原浆酒。七十度原浆酒,能充分地表现出“泾阳特”原浆酒最质朴的特性,入口烈、上口快。一口酒,轰的一下,满嘴酒香,嘴里就像钻进了一团火球。二口酒,从喉头一下子就暖到下腹的大肠,浑身顿时发热。三口酒,脖子、满脸、通红通红,晃晃脑袋,天在转,地也在转,对面谁是个谁也看不见。迷迷糊糊地喝罢几巡酒,划过几道拳,吃光几盘菜。天转完了,地也转完了。眨眨模模糊糊的眼睛,慢慢能看清楚了。这酒劲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像关中的汉子,说话做事直来直去,从不拐弯抹角。火气一触即发,两句好话一说,就会满脸起笑,还没有发完的脾气,马上就云消雾散,再说两句好话即刻握手言和了。这在大地原点上酿出的酒是规规矩矩的,造酒不掺假,是啥就是啥。站立的人,腰也是挺得直直的,不说二话。这就是西北人的鲜明性格特点。

戏说起当年武二郎,路经景阳冈,要喝的是“泾阳特”。老虎也认不得了,早就扔了打虎棒,一头栽倒树丛里埋头酣睡去了!。

也幸亏当年关老爷没喝“泾阳特”再提刀上阵,别说是斩华雄,恐怕连青龙偃月刀也提不动了,赤兔马也上不去了,早早被刘仁兄,张三弟搀回帐篷先睡上个三天两后晌。

最遗憾的要算是白素贞白娘子了,那年端午节要有“泾阳特”就不喝“雄黄酒”了,喝了酒埋头就睡,就不会发生酒后显原形,吓得许仙落荒而逃,最终被法海压在雷峰塔下的传说了。

“泾阳特”酒厂就在泾阳县的东关附近,冬季的时候是酒厂的产酒期,每天早上走在酒厂附近,就能闻到迎面扑来的阵阵酒香,喜好饮酒就会喜好酒香,对着酒糙的香风深深地大口吸气,好过瘾呀!在酒厂门口和县城的文庙旁边都有一处门面是“泾阳特”的直销店,店里面摆满了大瓦瓮,上面盖着用棉布包裹的木盖,木盖上又压着一块大青石,为是防止酒精挥发。木盖和青石因为用的时间久远,都变得乌黑发亮。那些大瓮里都盛满了度数不同的白酒,度数越高,价格就越贵。时不时就会有人掂着各式瓶子进来买酒,很多都是老主顾了,价格、酒度买家不说,店家不问,挪开青石,掀起盖子就用提子往里灌,灌完店家都会再饶上一点。高声一句:“满了”。不知道是买家自己的酒瘾犯了,还是家中的客人在等着,买家也不搭声,扔下钱扭头就走。

到了泾阳短短的半年时间里,陆陆续续买了三、四十多斤“泾阳特”,一些自饮,一些泡药酒、大多都送给省城来访的朋友们回去尝尝。开始时有些朋友不知道我送给他们的是什么酒,待我介绍之后,受赠者往往十分高兴,就像收到一件贵重的礼物一样。回去品尝后就会打电话来,述说品尝美酒后的愉悦,几位好朋友都领略过“泾阳特”的非凡威力,饮用过后大家还非常怀念那快乐的感觉,“泾阳特”最大的优点就是喝得多了些、醉了,等人一灵醒,头就会清清楚楚,没有后劲,不会再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