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网 » 美文 » 经典美文 » 在中山桥的两次留影

在中山桥的两次留影

1990年,我和同事张华去兰州参加自学考试,时间是四月二十五日。周六考完《哲学》和《政治经济学》,张华说:“好不容易来了,我们先不要回去,到城里多逛逛。”我正有此意,便一拍即合。

安宁的桃花会早有耳闻,我们一大早赶到仁寿山。“经济唱戏,文化搭台”诱人的广告,又邀请国家著名演员助兴,吸引了不少的游客。山下的广场上,入口处是用树枝搭成的彩门,旁边立着充气的熊猫,憨态可掬,前爪做着欢迎状。顺着小路上了山,一树树桃花映入眼帘,我们还未到跟前,香味已沁人心脾了。蜜蜂嗡嗡地飞来飞去,桃花粉里带红,枝条修剪得体疏而不密,我们欣赏着、赞叹着。有位老农正在树下锄草,他告诉我们:“你们若早些时候来,花开得还要盛。”我们喝着饮料,吃了酿皮,玩耍了近两个小时。

下车路过中山桥,桥头有很多摄影者,男的女的都有,他们微笑地招揽着生意:“来,照张相,价格不贵。”我只顾着往前,想提前去退房,这时我听见后面喊:“喂,那两个年轻人停一下,东西丢了。”转过身,有位戴鸭舌帽的男子拿着一本书,追了上来,原来我们因走得急书从包里掉落下来了。我连声道:“师傅,谢谢您。”他摆摆手:“别客气!”他左手提着一个方形的牌子,上面贴着各种照片,一看就知道是摄影小贩。我感到难为情,也许为了答谢吧,我对张华说:“咱俩也照一张,机会难得啊。”我们并排站在一起,男子半蹲着调焦距,我突然让停停,说这样照不了后面的白塔山。我们开始挑选最佳位置,最后决定坐在桥一旁的石柱上,胳膊互相搭在一起,男子告诫小心点,他举起相机“咔嚓”一声:“好了。”相片每人两元,当时洗不出来,我怕先给了钱男子骗了我们。为消除疑虑,男子掏出身份证,你们看这是我的地址,我在这儿做生意已经五六年了,你们别担心。临离开,我们写好信封,回到单位就急切地等待,果然一周后男子寄来了相片。男子技术不错,相片色彩搭配恰当,我和张华表情自然,男子的诚信让我们十分佩服。这张相是穿中山装的,头发也没收拾,显得有些土气,可我一直珍藏着,因它是我和张华友谊的象征,也是我的第一张彩照。

2014年的夏天,妻子患病住进了兰大二院,病好后我陪她到外面溜达,经过西关十子来到中山桥,和上次不同的是招揽生意的是让坐快艇和漂流,河面上不时传来“嘟嘟”的汽笛声。天气炎热,树下椅子上坐着不少纳凉的人,有的遥望远处,有的让河水浸透脚丫,那的确是凉爽得很。中山桥前面摆放着上百盆花,黄灿灿的,鲜嫩可爱,妻子依此为背景,用手机给我拍照。我们沿着“黄河风情线”继续漫步,妻子兴致很高,每到景美处就拍,一路下来手机里存了10多张相呢。我最满意的是大桥中间照的,我手扶栏杆,目视着滔滔东去的大河,清风吹拂,我内心激荡澎湃。这都是手机的好处,自拍、编辑、转发,方便极了。那天,我们遇到一个外地的旅游团,里面有一位戴眼镜的人,我断定是老师,一打问竟然是广州一所中学的。领队的姑娘说:“要去青海湖,在兰州住一宿,顺便来游黄河。”他们或者独照,或者全体聚在一起照,嘴里一齐道:“茄子,茄子。”回到家里,我从书中得知中山桥是“天下黄河第一桥”,初名为兰州黄河铁桥,建于清光绪三十三年,由德国商人承建,1942年为纪念孙中山而起名“中山桥”,是国家重点文物单位。

这两张照片,不仅是一种记忆,更能折射出时代的变化。每次欣赏相片,我都激动不已,提笔在背面写下几个字:兰州,我爱你!

□李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