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网 » 美文 » 经典美文 » 菜园

菜园

我在城里,但有一块自己的菜园。

说是菜园,不过是在一块大致两百平方米的闲置空地上垫出来的临时用地而已。土种过菜,又歇了两年,真真好土。

这块暂时闲置的空地隶属变电所,授意由农业专家老刘经营,并免费供水,主要就是为了看个绿意。老刘被土困住了,我出面解决了土,所以就变成了联合经营,但其实主要还是老刘操持。

菜园虽不大,但围起来还是颇费人工和材料的,老刘下了大功夫,用钢管和钢丝网搭建了一个颇为敞亮的大棚。大棚只隔了各种害虫,而阳光、空气和雨水却可以畅通无阻地自由进出,置身大棚犹能看到天上偶尔飘过的云朵,似乎有山的光和水的色,真是菜园的福气,也是我们的福气。

大棚有门,门上安了锁,钥匙在手,所以就成了菜园的主人。每到周末闲暇时,我就会到菜园转一转。去年种地时老刘崴了脚,我就独自翻地、施肥、播种、搭架、除草,经历了一些温温火火的劳动,舒展了一下似乎拧巴了的筋骨,感觉真的不错。

我们的大棚蔬菜不是反季节的,仅仅能供应六月到十月的家常蔬菜。每到蔬菜可以采摘时,我就会独自到菜园喜欢一把。不是不想与众同乐,而是因为几次喊人都被电话里的理由灭了兴致。是啊,跑大老远到一块菜地去相聚,对土生土长的城市人是不是太勉强了?

我常常一个人慢慢地走进菜园,悄悄地看西红柿、辣椒开花了,看白菜的身子一天天肿大。尤爱看油菜、香菜悄悄地从土里拱出来,挤眉弄眼的,甚或连芽尖上的泥土都没有来得及抖干净。它们拔节的拔节,长个的长个,散发着各自不同的成长魅力,看着看着,我心里不由得就起了一层暖意和怜惜。

我自农村长大,身上还散发着泥土的气息。只是长久疏离了农事,才把一片菜地当风景看了,真正的菜农才不这样呢!如此想,我到底还是和土地差着水乳交融的感情呀!

是的,我和菜园的亲近还没有融入骨子里,人一忙就顾不上它了。在菜园看来,我还是一个懒人。

一个懒人竟然拥有自己的菜园,想想都是老天的厚道使然。唯愿更多的菜园活泛在我们庸常如水泥地面一样的生活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