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陪我一起等车的花与树

陪我一起等车的花与树

美文阅读网夺仙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4 11:26:14

  每天上班,都要穿過馬路,到小區對面的一個小廣場上,然後在那兒等單位的班車。去早了,要等候的時間就長,不好打發,隻能在廣場附近轉悠,去看那些植物的萌芽、花開、果熟、葉落,漸漸地就喜歡上了這樣一段與植物靜靜相處的時光,這樣的等待靜美,有着植物的芳香。

  廣場上有兩株高大的柳樹,老幹嶙峋,一人都難以合抱。柳樹的周邊沒有水源,這和我對柳樹的印象有些出入。在春天,站在路邊的柳樹依然早早地就抽出了茸黃溇G的嫩芽,一串串拂暖了春風。

  一排辛夷樹,有十幾株,站在廣場的邊緣,像列陣的士兵。初春的雨中,開一樹雪白一樹紫色的花朵,那些雪白的花朵如一隻隻欲飛的鴿子,那些紫色的呢?是春天裏我們想要放飛的心情嗎?

  雨季中,溜達到幼兒園附近,忽然聞到空氣裏彌散着一股甜潤且夾雜着蘋果味的濃香,循着花香望去,是兩株含笑開了,碧綠的葉間,是一朵朵如象牙般雕出的花兒的笑臉。

  廣玉蘭開花的時候,我看到一個年逾五旬的男人,從樹上輕輕摘下一朵含苞的廣玉蘭,用白色的手帕包好,放進了包裏。見我在看他,他像是自語,又像是在跟我解釋,說道:“這花放在辦公室裏用水養着,有淡淡的香味,能養一個星期呢。”雖然我不贊同他的做法,但也沒有要去責怪他的意思。一個愛花的中年男人,終究有着其可愛之處。

  一同等車的同事問我:“那是什麽花?”順着她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一株合歡樹,正開着馬纓一樣的紅絨花,如一層紅雲覆在綠色伸展的樹冠之上。我說那是合歡樹,也叫馬纓花。同事一臉的高興,而我卻想起了張賢亮在《綠化樹》中寫的馬纓花,還有和馬纓花一樣美麗的西北女人。

  前段時間,我又多看了一眼那株合歡,發現樹上挂着許多綠色的莢果。一個月後,那些莢果已經黃了,合歡樹低處的樹枝上還開着三兩朵花,在風中輕搖。我摘了幾枚莢果,輕輕地搖動,莢果發出清清的脆響。快到白露了,我爲那些遲開的花兒擔憂。

  健身器材邊的幾株石榴有些年頭了,樹幹虬曲,鐵黑,瘤痕累累,就像骊山腳下的那些老石榴樹一樣。初夏,火紅的榴花開了。秋天,如拳的石榴還挂在枝頭。

  幾棵老梧桐是先于廣場而存在的,修廣場的人有心,留下了它們。清晨,梧桐的樹蔭下,三五成群地坐着一些老人,他們拉着胡琴,唱着戲曲,一招一式,有板有眼。

  一株槐樹和一株桂花在一個花壇裏。槐樹高大,幹粗枝虬。桂樹圓融,安靜收斂。看着它們,我想起自己寫的一篇文章,題目是《擡頭槐花落,低頭桂花香》,花開花落間,就是一春一秋的時光。

  單位的車來了,我坐上了車,仍從車窗向外張望,看到車窗外那些陪我一起等車的花和樹,此刻正一一向後退去,它們靜靜地站立在原地,安靜地陪着我寂寞的等車時光,一天又一天。

  每天上班,都要穿过马路,到小区对面的一个小广场上,然后在那儿等单位的班车。去早了,要等候的时间就长,不好打发,只能在广场附近转悠,去看那些植物的萌芽、花开、果熟、叶落,渐渐地就喜欢上了这样一段与植物静静相处的时光,这样的等待静美,有着植物的芳香。

  广场上有两株高大的柳树,老干嶙峋,一人都难以合抱。柳树的周边没有水源,这和我对柳树的印象有些出入。在春天,站在路边的柳树依然早早地就抽出了茸黄浅绿的嫩芽,一串串拂暖了春风。

  一排辛夷树,有十几株,站在广场的边缘,像列阵的士兵。初春的雨中,开一树雪白一树紫色的花朵,那些雪白的花朵如一只只欲飞的鸽子,那些紫色的呢?是春天里我们想要放飞的心情吗?

  雨季中,溜达到幼儿园附近,忽然闻到空气里弥散着一股甜润且夹杂着苹果味的浓香,循着花香望去,是两株含笑开了,碧绿的叶间,是一朵朵如象牙般雕出的花儿的笑脸。

  广玉兰开花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年逾五旬的男人,从树上轻轻摘下一朵含苞的广玉兰,用白色的手帕包好,放进了包里。见我在看他,他像是自语,又像是在跟我解释,说道:“这花放在办公室里用水养着,有淡淡的香味,能养一个星期呢。”虽然我不赞同他的做法,但也没有要去责怪他的意思。一个爱花的中年男人,终究有着其可爱之处。

  一同等车的同事问我:“那是什么花?”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一株合欢树,正开着马缨一样的红绒花,如一层红云覆在绿色伸展的树冠之上。我说那是合欢树,也叫马缨花。同事一脸的高兴,而我却想起了张贤亮在《绿化树》中写的马缨花,还有和马缨花一样美丽的西北女人。

  前段时间,我又多看了一眼那株合欢,发现树上挂着许多绿色的荚果。一个月后,那些荚果已经黄了,合欢树低处的树枝上还开着三两朵花,在风中轻摇。我摘了几枚荚果,轻轻地摇动,荚果发出清清的脆响。快到白露了,我为那些迟开的花儿担忧。

  健身器材边的几株石榴有些年头了,树干虬曲,铁黑,瘤痕累累,就像骊山脚下的那些老石榴树一样。初夏,火红的榴花开了。秋天,如拳的石榴还挂在枝头。

  几棵老梧桐是先于广场而存在的,修广场的人有心,留下了它们。清晨,梧桐的树荫下,三五成群地坐着一些老人,他们拉着胡琴,唱着戏曲,一招一式,有板有眼。

  一株槐树和一株桂花在一个花坛里。槐树高大,干粗枝虬。桂树圆融,安静收敛。看着它们,我想起自己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抬头槐花落,低头桂花香》,花开花落间,就是一春一秋的时光。

  单位的车来了,我坐上了车,仍从车窗向外张望,看到车窗外那些陪我一起等车的花和树,此刻正一一向后退去,它们静静地站立在原地,安静地陪着我寂寞的等车时光,一天又一天。

标签:美文经典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