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希望的茶馆

希望的茶馆

美文網霸剑独尊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4 08:29:05

  倘若有錢有房,我真想開家茶館。一家普通茶館。名號不見得響亮,陳設不見得講究,有座位能聊天,少掏錢能喝茶,我看就可以了。至于演出節目、供應點心,那倒大可不必,反正不想賺大錢——隻是客人待的時間,不要限制,一定要讓人家喝好聊透,盡興而歸。

  萌生這樣想法,有兩三年了,隻是這些天,比過去更強烈。那麽,放着安靜日子不過,幹嘛偏想開家茶館呢?而且是家本小利薄的茶館。是不是耐不住生活寂寞,抑或是經不住商海引誘?都不是。理由很簡單:朋友相聚得有個地方。我這一生,可誇耀的事情,幾乎沒有。唯一可以自慰的,就是朋友比較多,而且很有幾位,稱得上是真正朋友。這幾位真正朋友,既不是什麽大款,更不是什麽大官,都是在紙格子上讨生活。我之所以說他們是真正朋友,因爲,在幾十年交往中很少走樣兒,即使我頭戴“右”字荊冠,或者生活中遇到郁悶事,他們從無歧視、怠慢和冷漠。當我被小人誣害時,有的還挺身而出,理直氣壯保護我。更不要說進入暮年,時時爲我擔心,隔三岔五打電話詢問,生怕我生活無人照顧。在人人自保處處設防的年月,在道德崩潰人情如紙的今天,依然能夠真障啻裏o半點偏移,難道這還不是真正朋友嗎?

  這幾位朋友的心地,無比純淨寬厚,很少存有功利,因此,盡管不經常在一起吃吃喝喝,最多不過偶爾借助電話問候一聲,但彼此情感還是相通的。可是,畢竟都有一把年紀,總想找個地方,湊一起見見面。按說這是很容易辦的事情,隻是一旦真辦起來,往往并不那麽随心所欲,首先見面地方就難找到。

  要說地方,這會兒的北京,還是蠻多,豪華氣派有賓館,花木蔥茏有公園,總可以自由選擇吧。從事實上講,這話大體沒錯。倘若真要選擇時,像我這輩人,就要犯難了。在大賓館喝茶論杯,坐上半天兒,一個月工資就交待了——我們中有誰敢做東?找家小公園坐坐,門票倒是可省去,隻是這會兒公園,早沒有往日幽靜,人多得簡直像趕集,根本不适宜聊天兒。适合朋友相聚地方,說真的,這會兒還真難找。

  要說茶館,包括赫赫有名的“老舍茶館”,北京可謂無計其數。我沾别人的光,去過一兩次,總覺得不夠味兒,有點像洋人穿長袍,看着就不舒服,更何況這些茶館茶資不菲。現代化茶館,對于普通人,隻适宜觀賞,不适宜飲茶,更談不上濃郁的茶館情趣。我去過成都卻未泡過茶館,聽說那裏茶館還是“原汁原味”,我想,那才是普通人休閑聊天的好去處。

  我若真能開家茶館,絕不學北京這幾家。地點可選在有水有樹的地方,給茶客營造個幽靜環境;陳設不要怎樣豪華講究,有桌有椅能舒适交談就得。價錢一定要讓一般人掏得起,時間一定要讓茶客把酽茶喝淡。總之,這家茶館要舒适、溫馨,充滿濃濃的人情味兒。

  當然,這隻是個人願望,既無錢,又無房,我怎麽能開成茶館呢?我倒希望某些商家,不妨這麽試試,開家平民化茶館,說不定真會火起來。要是有朝一日,大城市有這樣的茶館,千萬可别忘告訴我。我并非想索取創意費,而是邀請幾位朋友,到那裏喝喝茶聊聊天。倘若老板想到我出過主意,優待我少掏幾十元錢,我想我絕不會拒絕。(柳萌)

  倘若有钱有房,我真想开家茶馆。一家普通茶馆。名号不见得响亮,陈设不见得讲究,有座位能聊天,少掏钱能喝茶,我看就可以了。至于演出节目、供应点心,那倒大可不必,反正不想赚大钱——只是客人待的时间,不要限制,一定要让人家喝好聊透,尽兴而归。

  萌生这样想法,有两三年了,只是这些天,比过去更强烈。那么,放着安静日子不过,干嘛偏想开家茶馆呢?而且是家本小利薄的茶馆。是不是耐不住生活寂寞,抑或是经不住商海引诱?都不是。理由很简单:朋友相聚得有个地方。我这一生,可夸耀的事情,几乎没有。唯一可以自慰的,就是朋友比较多,而且很有几位,称得上是真正朋友。这几位真正朋友,既不是什么大款,更不是什么大官,都是在纸格子上讨生活。我之所以说他们是真正朋友,因为,在几十年交往中很少走样儿,即使我头戴“右”字荆冠,或者生活中遇到郁闷事,他们从无歧视、怠慢和冷漠。当我被小人诬害时,有的还挺身而出,理直气壮保护我。更不要说进入暮年,时时为我担心,隔三岔五打电话询问,生怕我生活无人照顾。在人人自保处处设防的年月,在道德崩溃人情如纸的今天,依然能够真诚相待无半点偏移,难道这还不是真正朋友吗?

  这几位朋友的心地,无比纯净宽厚,很少存有功利,因此,尽管不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最多不过偶尔借助电话问候一声,但彼此情感还是相通的。可是,毕竟都有一把年纪,总想找个地方,凑一起见见面。按说这是很容易办的事情,只是一旦真办起来,往往并不那么随心所欲,首先见面地方就难找到。

  要说地方,这会儿的北京,还是蛮多,豪华气派有宾馆,花木葱茏有公园,总可以自由选择吧。从事实上讲,这话大体没错。倘若真要选择时,像我这辈人,就要犯难了。在大宾馆喝茶论杯,坐上半天儿,一个月工资就交待了——我们中有谁敢做东?找家小公园坐坐,门票倒是可省去,只是这会儿公园,早没有往日幽静,人多得简直像赶集,根本不适宜聊天儿。适合朋友相聚地方,说真的,这会儿还真难找。

  要说茶馆,包括赫赫有名的“老舍茶馆”,北京可谓无计其数。我沾别人的光,去过一两次,总觉得不够味儿,有点像洋人穿长袍,看着就不舒服,更何况这些茶馆茶资不菲。现代化茶馆,对于普通人,只适宜观赏,不适宜饮茶,更谈不上浓郁的茶馆情趣。我去过成都却未泡过茶馆,听说那里茶馆还是“原汁原味”,我想,那才是普通人休闲聊天的好去处。

  我若真能开家茶馆,绝不学北京这几家。地点可选在有水有树的地方,给茶客营造个幽静环境;陈设不要怎样豪华讲究,有桌有椅能舒适交谈就得。价钱一定要让一般人掏得起,时间一定要让茶客把酽茶喝淡。总之,这家茶馆要舒适、温馨,充满浓浓的人情味儿。

  当然,这只是个人愿望,既无钱,又无房,我怎么能开成茶馆呢?我倒希望某些商家,不妨这么试试,开家平民化茶馆,说不定真会火起来。要是有朝一日,大城市有这样的茶馆,千万可别忘告诉我。我并非想索取创意费,而是邀请几位朋友,到那里喝喝茶聊聊天。倘若老板想到我出过主意,优待我少掏几十元钱,我想我绝不会拒绝。(柳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