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网 » 故事 » 伤感故事 » 老憨叔

老憨叔

回老家一进村就看见老憨叔家老石头房子拆了,几个大娘告诉我拆了盖楼房。到家后母亲告诉我说,你老憨叔死了,有一个多月了,给别人盖楼房回来坐三轮车翻车砸死的,开车的是本村的贾耙,也是没有钱,赔了老憨叔家15万。

老憨叔是我堂叔,家就在我家前院,和我家一样的石头房子,不过老憨叔家当院是敞开的,以前他家当院里有一颗大梧桐树,据说是我爷爷栽的,后来05年我父亲去世时,刨了做棺木了。我刚记事时也就90年前后,现在想想老憨叔那时就应该快40岁了,那时我二爷爷还在,老憨叔排行老三,老大和老二都成家了,每家四个儿子,只有老憨叔没媳妇,和我二爷爷相依为命。

也不知道是月黑风高还是皓月当空又或者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过去,第二天我知道老憨叔取媳妇了,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妈妈叫我叫老憨大伯“老憨叔”了,是叫给新媳妇听的,说是瞒了老憨叔的岁数。后来慢慢懂事的时候,知道了“老憨婶子”叫小张,是被贩卖过来的四川蛮子,名字叫什么不记得了,也不记得大人有没和我说过。

老憨叔娶媳妇后一开始是住在我们家东屋的,因为老憨叔家没有当院,怕小张逃跑了。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天我妈拿个断尺子,说是昨晚小张打老憨叔打断的,原因是晚上老憨叔要跟她一起睡。当时我们村买的蛮子也有五六个吧,和小张一起来的还有个叫刘萍的,是卖给贾耙的。刘萍很漂亮,走到哪贾耙跟到哪,生怕刘萍逃跑了,不幸的是一次刘萍和贾耙一起去城里买衣服时还是逃跑了。自从刘萍跑了以后,别人都劝老憨叔要看好小张,要舍得打她,打服了打怕了也就不跑了。可是老憨叔就是这么个老实人,从来不打小张,也不让她干重活。小张人也挺好,记得在我家过时还腌糖醋蒜给我吃,妈妈会做糖醋蒜就是那个时候跟小张学的。大概过了半年的样子,老憨叔渐渐对小张放心了,也就搬到前院去住了。好像也就是又过了半年的样子,二爷爷去世了,就只剩下了老憨叔自己和小张过日子。再后来小张通过书信联系上了她母亲,她母亲从四川来看她,在老憨叔家过了能有十来天,回去的时候把老憨叔家最值钱的一件东西——二爷爷留下的羊皮大衣带走了。这期间,邻居们也有人劝过老憨叔看好小张,说是她母亲在这时天天母女俩咕咕唧唧说了很多话,我们这边人也听不懂,还有就是小张一年多了也没给老憨叔生个孩子,老憨叔总是憨憨的笑笑说没事。记得大概是夏天,玉米地里庄稼能有一人多高,小张在去邻村赶集的时候还是逃跑了,半个村子的人都帮忙去追,可是还是没有追到,老憨叔又成光棍了。

小张的逃跑对老憨叔打击很大,家里仅有的一点东西基本上也都被小张母亲之前给带走了,老憨叔在他空荡荡的家里哭了一个多星期,谁劝都没有用。后来哭够了,老憨叔自己一个人背包去城里打工了。老憨叔在城里打工一干就是近十年,平时只有中秋和春节回来。按照我老家的风俗,老憨叔是光棍又是老小,应该老憨叔大哥家的二儿子给他养老送终,所以他每次回来都是到龙水哥家,家里剩下的地也都是给龙水哥家种的,那些年龙水哥家几个孩子也都和这个每年从城里送钱送东西回来的三爷很亲。可是好景不长,记得是我上高中的时候,也就是2000年前后,老憨叔从城里带了个老婆回来,就是我现在的胖婶子,说是要回来过日子,不打工了。于是老憨叔又住进了二爷爷留下的那个石头房子,又从龙水哥那要回了他的土地,又艰难的在家种地放羊干瓦匠,成了村里最穷的一户。

胖婶子现在老了并不是很胖,可是刚来那会真的很胖,全村绝对的第一。胖婶子和老憨叔算是二婚,第一个老公出意外死了,留下个儿子叫张春雨,比我还大一岁 。一开始几年张春雨经常来老憨叔家过,老憨叔赚的钱也多数给这个便宜儿子花,张春雨和我们这些年轻人玩得也都挺好,后来我们都叫他韩龙雨,这和我老家的姓和辈分都能对上。只是02年时发生了一件大家都没想到的事后,韩龙雨才不怎么到老憨叔家来了。大家都没想到的事是50多岁的胖婶子怀孕了,十个月后给50多岁的老憨叔生了个儿子,起名叫九龙。之所以叫九龙,是因为老憨叔大哥二哥家在一起八个儿子,八条龙,这老九自然就叫九龙了。在我老家,九龙是我这一辈分里年龄最小的一个,可以想象几十年以后,当我们这一辈人都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九龙在老家无疑会是辈分最长一个。只是这个未来爷爷辈的人物从出生到现在,无疑给老憨叔家艰难的生活雪上加霜,老憨叔只有每天早出晚归干活卖力气,这也仅仅只是能解决温饱而已。如果不是国家前几年开始实行义务教育,九龙恐怕连上学的机会都没有。

好不容易把九龙拉扯到现在,今年九龙都十岁了,可惜的是老憨叔却意外的就这么去了。感到意外与突然的同时,我却感觉冥冥之中也许真的有一双手在左右着我们的命运,想想可能这其实就是老憨叔最想要的走法,因为今年已经65岁的老憨叔除了这样死去能给九龙留下盖房子和长大所需的钱,我实在想不出他能有什么其它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