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网 » 文章 » 友情文章 » 回信(二)

回信(二)

青山常在,绿水长流。

我不止一次任性地把笔扔下,想要四处流浪,去追求一种不知所谓的生活,结果依旧不得不坐在电脑前把键盘敲得“嗒嗒”作响。

我不止一次想要出名,想要赚大钱,疯狂地想要证明自己。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每天去买彩票,跟朋友说起来便美其名曰“更新梦想”。

于是花了一笔钱给福利事业和体育事业作了贡献,偶尔中了三五块钱也又丢了进去。

我不爱说脏话,但有时候还是忍不住喊上一句“老子去他妈的”。我从来不认为这有多么不文明,就算被和谐,我还是忍不住问候人家一家老小。

最近听到一首歌,声嘶力竭的两句,简直给我洗了脑。

我再也没有对你生气,我再也没有对你的秘密。我决定我再也不会爱你,因为你心已不在这里。

莫名地悲哀。拥有的时候总是不知道珍惜,等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但其实,后悔完全没有意义,空荡的回忆不过徒添伤悲,自寻烦恼罢了。

道路和方向总是会有,选择总是必须。谁也不知道最大的麦穗是哪一株,尽管走,尽管采就是了。没人规定你只能采其中一株,因为生活的稻田是你自己的。

有一阶段,我总是在思考写作的意义,也跟朋友争论文章是否有好坏高低。

确实,凡事都是有一个标准的。但我却不愿接受这种标准。

在我心里,字字珠玑比不上真情实意。

文章不过是用来抒发自己感情的方式,谁敢说一句“我爱你”不如“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来得令人心动。

很庆幸,在这个飞起来的时代,还有人愿意用书信言情。

其实,不管怎么活,我们终究还是我们自己。《水手》唱到“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我也总是隐姓埋名藏匿起来,开玩笑称之为“闭关”。其实我啥也没干,每天睡个懒觉,然后起来吃点东西,坐在河边,抽着烟钓着鱼。此情此景,有没有收获完全不重要,自然之情,眼前的鱼早已不只是鱼了。坐在码头上,凝视着远方,不由得扬帆远航,也可能忍不住跳下了河。还好我会游泳,不然就变成了一个在水中泡上两天,浮起来的思想家了。

花自飘零水自流,喜怒哀乐何时休。范仲淹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有几个人能做到呢?我们总会感到迷茫,有时停下来找找自己又何妨?就算找不到,自己还是自己。愿用幻化成风的双手,拂去你所有的哀愁。